扶貧日記(244) 保存在信息里的扶貧記憶

時間:2020-12-31 16:29:16    來源:新快報    編輯:陳玉婷

8aee883c5552cd046b59fe8e23ff9c60.jpeg

(作者:陳麗斌 深圳市羅湖區教育局、深圳市羅湖區金融服務署駐陸豐碣石鎮新酉村扶貧干部

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 ?晴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時35分,再瀏覽了一遍扶貧系統幫扶情況記錄,每天一次檢查迎檢臺賬。收拾完凌亂的桌面,習慣性地刷一下微信新聞和微信朋友圈,一條信息此時“滴滴”響起,“斌姐謝謝你你一個女同志能夠記著我很感謝”,信息沒有標點符號,但是我能感受到一股流淌的溫暖。而發信息的人,是一個有三個孩子的年輕媽媽。

微信圖片_20201230111909.jpg

文件分門別類,每日瀏覽幫扶情況記錄是作者的工作習慣之一。

記憶讓我回到2019年的5月。那個時候我在日夜家訪入戶了解各貧困戶的家庭情況,那時候的心情晴雨表也是隨著家訪入戶家庭的好壞而起伏波動。每晚回到宿舍,我都要重新回憶、整理、排序……然后“入腦”,比如常常會對酉洞村溫姓單名和雙名來個自言自語念叨并盡量記住家庭情況,對特別困難家庭,對家庭有孩子讀書的家庭,對殘疾、大病和無勞動力的家庭一一記錄在走訪記錄本上,還會特別拍下門牌等影像保存。

一個雨后悶熱的下午,我跟菜園坑村專干才軒哥來到這個貧困戶家,來之前聽才軒哥和其他村干部介紹過這個家庭的情況:家里有老人生病,孩子多且小。然而我們到她的住處時,發現已經整為平地了,方才得知她帶著孩子和老人到娘家寄住去了。

由于她娘家在其他村,并且有點遠,我們就先給她打了電話,讓她有空到新酉村扶貧工作隊來。電話中聽得出她對我不是很友好,連續問了幾次我是誰,我又是當地話又是普通話地告訴她:“我姓陳,是駐村扶貧工作隊的。”她質疑:“女的?扶貧隊長?”然后聽到她身邊的孩子在哭,她明顯有些不耐煩,說了句“沒事就這樣”就把電話掛了。

過了有半個月,我翻開走訪記錄本,想起還沒有見到她家里人,又打了電話過去,她說:“下次有時間再去吧!”辦公室里的當地小伙子在旁邊跟我開玩笑,他說對方肯定會說:“si媽人,能做么!”(注:當地方言,意思為婦女人家能做什么?)

其實想想,當時村干部和貧困戶對我這個“媽人”真的是持太大的懷疑態度了,也難怪,因為“重男輕女”已經根深蒂固,對于我這樣一個年紀也不小的女扶貧干部質疑我完全理解。第二次電話也是就這樣“無疾而終”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她主動打電話給我了:“隊長,我家建房子可不可以照顧一下?”我特別警惕,因為很多老隊長說過這樣的話:“要注意,不要隨便答應條件,有的拿了錢過一段時間又不承認了……”終于我們相約在扶貧辦公室見面。

第一次見面,她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拉著一個幾歲的孩子,臉上表情可以用“不屑”形容。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個被現在窘迫生活折磨著的年輕婦女。于是我們有了第一次面對面的對話:

我:你好,你好年輕!有兩個孩子了?

她:不止了(說著眼光從我臉上掠過)

我轉向她牽著的孩子:小朋友,上幼兒園了嗎?

她馬上代替孩子回答:沒有!

我:家里有幾口人?分別什么情況?

……

就這樣一問一答,除了講家里困難問我能不能給點錢,沒有其他話了,我明顯感覺她還是對我這個“媽人”有成見,我也提醒自己不要急,多向村干部了解情況,后來因為孩子哭鬧她留下一句話“建房子沒有錢”就帶著孩子走了,我送到樓下跟她說再見,看著她騎著摩托車走了。回到辦公室他們又笑我:“媽人,會做么?”笑完我對自己說:“孩子那么小,母親的情緒直接會影響到孩子的情緒……”

后來,我嘗試給她孩子送小玩具和小衣服,并教給她如何關注自己的情緒以及如何做一個好媽媽,她慢慢地覺得我說的有點道理,慢慢地她沒有提讓我們給予資金支持的事。我們在微信上聊很多東西,慢慢地見面總是面帶笑容,對村干部和扶貧工作隊的態度發生了變化,現在有事沒事總是會發幾句感恩的暖心的話語。

?微信圖片_20201230111852.jpg

正值迎檢時刻,緊張是必然,但是也充滿了期待。

我的手機里,存了很多與貧困戶的聊天記錄,它們是一句句笨拙、沒有標點、毫無句法的信息,卻也讓我感到溫暖,總讓我不舍得刪去。

正值迎檢時刻,緊張是必然,但是也充滿了期待,寫下幾句打油詩表達今夜的心聲:

徜徉在深夜里,

沒有任何理由,

獵獵紅旗樓頂翻飛,

告訴我——

外面風好大,

搖曳燈籠欲探聽,

明朝花落誰家去?

耳畔猶存入剛來時:時刻準備著!

佳茗將酬那莊嚴的宣告,

待不日普天同慶同赴小康路!


  以上內容版權均屬廣東新快報社所有(注明其他來源的內容除外),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報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協議授權轉載聯系:(020)85180348。

輕報紙


最新97超碰在线上传视频 偷拍公车美女的乳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