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日記(256)三知三助見真章 扶貧扶志出高才

時間:2021-01-23 15:12:30    來源:新快報    編輯:陳玉婷

5416df9040843882d8f54f85601d5827.png

2020年 12月 31日 星期四 晴

(作者:劉文學 廣州市越秀區東山街道辦事處駐清遠市佛岡縣龍山鎮關前村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隊長)

今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回顧一年的工作,點點滴滴,始終認為扶貧扶志、教育幫扶是關鍵,教育教化是根本。駐村扶貧除了努力帶動關前村經濟脫貧,特別重視和開展精神幫扶,特別是對寒門學子“扶志”。切實做到“三知三助”:知其家庭情況,知其發展和思想動態,知其迫切需要;助其經濟脫貧,助其自力更生,助其奮發向上。

關前駐村工作隊一方面,扎實開展“兼職教師”行動,開展送教上門,兼職家庭教師的活動,主要協助解決學生居家學習遇到的實際問題和困難。另一方面,每年定期開展“知識改變命運”主題教育幫扶活動,多方籌集資金,給予54名貧困學生相應的教育幫扶資金支持,從經濟上緩解其學費、生活費的困擾。目前,經過4年多的努力,關前村貧困學生中有大學本科生4名,研究生2名。

?image001.jpg

駐村扶貧工作隊在開展貧困學生學習獎勵和教育幫扶活動。

其中讓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華師的師弟小莫,這個1995年出生的孩子,家境十分貧寒,母親患有精神病常年以吃藥維持,父親2005年車禍至今行走不便,大腦受損,所有的經濟來源就是三塊田,勉強維持一家人不餓肚子,苦麥菜和苦麥湯,從年頭吃到年尾。

小莫常年在外讀書,放假就打工,好幾次去這孩子家都只有爸媽在家。那天,剛好小莫回來了,來到我辦公室喝茶聊天,說起了往事。小莫說:“從小到大,家里唯一的電器就是一個發黃的電燈泡。我不會忘記,爸媽一年到頭吃青菜,除了買鹽剩下的錢都給我讀書。家里唯一的母雞每下一個蛋,媽媽天沒亮就拿著那枚蛋到村口,一個人蹲在路邊買得五毛錢。奶奶總是四五點就叫爸爸起床,摸黑去菜園里把最好的菜割了,洗得干凈靚麗能發光,就希望能賣個好價錢。我一直記得有一天,爸爸騎著一拐一拐的二手單車回來,笑著遞給我全部的愛——十四塊,那紙幣在爸爸口袋里已經變得十分暖和。”我的心情十分復雜,臨走時我拿出一套電磁爐和電飯煲送了給他。

近年來,物質和精神上的雙重幫扶,幫助小莫熬過了人生中的最困難階段,“自從駐村工作隊來幫我們以后,我感覺生活好了很多,能吃飽穿暖,我才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學習上!”

然而2020年5月,小莫正面臨找工作和畢業的雙重壓力時,他爸爸突然暈倒,檢測出高血壓、腦后傷綜合征、輕微中風。把爸媽帶到醫院,一邊撰寫論文,一邊照顧爸媽,成了小莫5月的日常。 好在經過我們多方力量的支持和幫助,小莫一家熬過了風雨,苦盡甘來。如今,小莫已成長為一名深圳市人民教師,憑借著“自強不息”為家庭拔掉“窮根”、破解代際貧窮的難題,給父母帶來了無盡的欣慰與自豪。

image003.jpg

駐村工作隊與小莫一家的合照。

還有一個男孩,阿強,1995年出生,小時候父親離世母親改嫁,和妹妹兩人跟著阿伯長大。多年來,阿伯通過一臺自行車每天起早貪黑,到處收破爛,一路堅持養活了兩個孩子。2019年,阿強考上了廣東工業大學碩士研究生。

還有高姐,今年5個孩子全部都大學或大專畢業了,都找到了不錯的工作,每人平均月工資達4000元以上,可喜可賀,窮根徹底拔除。高姐每次見到我們,總會說“感謝黨和政府,幸好有你們,現在家里挺好的”。

其實,不僅是小莫和阿強,近四年來,關前村還有2名貧困學子考上大專、4名考上本科, 讓附近的鄉鄰都直呼不可思議,而我們也倍感自豪!

?image005.jpg

作者指導貧困學生寫春聯。

?

?


  以上內容版權均屬廣東新快報社所有(注明其他來源的內容除外),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報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協議授權轉載聯系:(020)85180348。

輕報紙


最新97超碰在线上传视频 偷拍公车美女的乳头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